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皇帝伊芙丽十八要选妃

御林军:……好像是皇上哎……追……还是不追……或是象征性地追追……

喵团推荐:

软萌小兔子恨不得搂在怀里揉一揉!估计大家看完故事后,都会和这个孤冷小皇帝一样乱吟诗:“夜深忽梦少年事,萌妃处处真可爱”“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追萌妃”“满堂花醉三千客,不及萌妃送我情”!觉得不需要推荐了……大家直接看正文吧!(雪人:把你摔……出去!)

皇帝十八要选妃

文/茕茕白兔

【1】皇帝十八,性子怪

当朝皇帝年十八,样貌俊,可性子怪,爱选妃。

平均三年选一次,每次选一百个,然后……一个不留全体放回家。

皇帝这异于常人的小癖好可愁坏了皇太后大人,你说儿子老大不小了,选妃也照章办事,选得一个比一个娇羞美艳,可为什么皇帝一个也看不上呢?

不管皇太后怎么劝说,皇帝还那样,这边选,那边丢。

这不,今年又选了一百个,再这样下去,全城的少女都要到皇宫三月游了。

为什么是三个月呢?

因为皇帝每天招一个秀女替他守夜,对,只是守夜,不是侍寝。

秀女们一个个百思不得其解,这是要做什么?

皇帝他妈都不知道,你们这群懵懂的小女孩懂什么?

皇帝也挺郁闷,你说好好的,选什么妃嘛,龙床分人一半不说,以后出来进去总得面对同一个人,还要被管着,多闷啊。

从十二岁开始选,头把选了一堆黄毛丫头片子,叽叽喳喳吵得脑仁儿疼,好容易都打发走了,十五岁又选,这回档次稍微高了一点,选了一百个美貌的少女,一个个娇滴滴的,说话都能把猫瘆死。

这回,皇帝自己也明白,十八了,再不留下个,估计皇太后得气得鼻孔冒烟。

皇帝叹了口气,怎么着也得选一个。

不过,你说这些美人儿,怎么就没个正常的呢?

来来,举几个例子。

第一个月守夜的一美人儿身材婀娜面若桃李,半夜脱光了爬上了龙床,把皇帝吓得不轻,一脚给踹了下去,据说给踹脸上了,瓜子脸直接肿成大饼脸,再也没出现过。

第二个月守夜的另一美人儿柔若无骨妩媚多姿,倒是挺老实的,就是睡起觉来跟死猪一样,皇帝半夜起夜下床不小心踩了她一下,人居然没反应,给皇帝惊得连夜召御医查看是不是直接睡挂了。

第三个月守夜的又一美人儿娇艳欲滴身娇体柔,不主动求欢也不睡得死沉,老老实实地躺在皇帝床边脚踏上,可那姑娘失眠,一晚上俩大眼珠子瞪得跟猫头鹰一样,结果皇帝也压力山大跟着一块儿瞪眼。

遣走了九十个,这批秀女就只十朵金花了。

皇帝去跟他妈请安的时候,皇太后老人家的脸黑得都跟砚台一样了,皇帝只好咬牙跺脚,一拍龙爪,十个全都留下!

……当然,还得守夜,守好了才能赐封号。

【2】受虐待的小兔子

这天晚上,皇帝坐在床上等守夜的姑娘过来,说是守夜,其实皇帝就想试试这些姑娘的性子,皇帝认为,只有在黑夜需要休息的时候,才是人最放松最没有防备的。

等了许久,守夜的姑娘还没有来,皇帝心里很恼火,决定先睡了。

这边刚躺下,那边就听到门口窸窸窣窣的声音,皇帝一猜就是那个迟到的美人来了,冲门口吼了声:“给朕快点滚进来!”

然后……那姑娘屈膝低头真的抱团滚了进来!

皇帝瞪圆眼睛,摸着胸口,这这……这也忒听话了!

不错,皇帝躺在床上没吭声,只等着那美人自己选地方睡觉。

话说,皇帝的寝宫很大,有的美人离得远远的,有的美人就趴在脚踏上,有的美人睡在贵妃榻上,还有的美人直接睡在地毯上,这个美人会睡在哪儿呢?

皇帝隔着床幔,观察那个美人的一举一动。

只见她脱掉绣工精美的鞋子,踮起白嫩的小脚,小兔子一样静悄悄地在寝宫里寻找着她的小窝,先到贵妃榻看了看,又转到龙床前嗅了嗅,最后竟然窝在一个花架下面,团成一个包子。

皇帝:……我说,这是什么节奏?

安静的美人见多了,可这么安静的真少见。

皇帝也光着脚下床悄悄去看那只花架下的小兔子,嗯?怎么会有微弱的咯吱咯吱的声音?皇帝趴下身,偷偷凑了过去。

……小兔子居然在吃点心!

跑来在皇帝寝宫吃东西?皇帝有点找不着北。

小兔子突然发现不对劲,连忙把巴掌大的小脸从帕子的点心中抬了起来,正对上一张英俊的脸,小兔子惊慌地眨眨眼睛,然后一把把点心塞怀里,袖子一抹嘴,蹦出句:“我吵到你了?”

她说的是我?不是奴婢?还说了你?不是皇上的代称?

皇帝突然有种开水狂浇天灵盖的感觉,对,就是这种感觉!这种平等的语气!

“你饿了?”皇帝问。

小兔子点点头:“嗯,管事嬷嬷不让我吃饱,说吃饱会胖,就不美了。”

皇帝皱眉,这些老太婆,凭什么让她挨饿,岂不是虐待?

于是,皇帝做了个决定……夜探御膳房!

【3】遛遛皇宫,送送礼

“用饼夹着腊肉吃好吃,给!”小兔子递过来一只饼。

皇帝接过来,试探着咬了口,别说,月黑风高躲在御膳房后面的假山吃饼,还真有点……小兴奋,而且,饼也超好吃,比那些精致的菜肴美味多了。

皇帝鼓着腮帮子问:“你不怕我吗?”

小兔子咬了口鸡腿:“我爹说你是大老虎,可我不怕你,因为你跟我都喜欢吃好吃的,爱吃的人心都很好的。”

这理由……把皇帝镇在了当场。

有说他帅的英明神武的,有敬畏他的权力的,可真没有说他……馋的?!

两人躲在假山后面吃完了六个饼外加一只烧鸡,终于吃撑了。

皇帝打了个满足的饱嗝,成功引来了宫里的御林军。

“什么人?”

小兔子吓得缩成一团,皇帝一咬牙,问她:“想消化一下吗?”

小兔子愣住:“啊?”

皇帝一跃而起,拉着小兔子头也不回一路狂奔。

御林军:……好像是皇上哎……追……还是不追……或是象征性地追追……

两人一口气跑回了寝宫。

小兔子上气不接下气地问:“你……你跑什么……这……你家啊。”

家?皇帝的印象中从来只有皇宫,哪儿有什么家?

谁家里面有几千宫女太监?谁家大得骑马跑三天都转不完?谁在家里不准睡懒觉要按时上朝要每天批奏章随时被军报从梦中揪起来?

皇帝眼神一下暗了下来。

小兔子蹭过来,眨巴着眼睛说:“别难过了,等你有时间了,我带你去我家玩。”

请皇帝到家里做客?!

头一次收到邀请的皇帝感动得手足无措,脑袋一热问了句:“那我要送礼物吗?”

小兔子仰脸想了想:“我这不在你家做客吗,我没带礼物啊,你去我家做客当然也不用带礼物的,我娘烧的菜可好吃了,不过,你要礼物的话……”

皇帝险些热泪盈眶,这小兔子太呆萌了,她居然认为选秀是做客?

好想留下她……

小兔子从怀里摸出几颗红红的山楂,大大方方塞到皇帝手中:“哪,算是见面礼了。”

皇帝捏着那几颗山楂,想把小兔子抱怀里亲亲揉揉的念头异常强烈。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一定很软!

皇帝暗暗抬起手臂,准备实行抱兔子的大计,可小兔子一转身蹦了,皇帝捞了个空。

皇帝:……出师不利!

小兔子从裙子里摸出一个苹果,盘腿坐在地上咔嚓咔嚓地啃了起来。

皇帝脸上有点尴尬。

小兔子又从裙子里摸出另一只苹果,递给皇帝:“给你这个大的,我洗干净的。”

总是被赠送“礼物”的皇帝觉得自己真是贫瘠得不行,他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可以送给小兔子,摸遍了全身的皇帝干脆摘下玉佩,硬给小兔子系在了裙带上。

李总管进来巡视时,发现他气度恢弘的皇帝大人正跟一小丫头坐在地上热火朝天地啃苹果呢,更惊悚的是,皇帝大人的祖传玉佩竟然系在那个小丫头的身上!

怎么可以这样!

皇上您怎么没有坐在用金丝线绣成的软垫上!苹果怎么不切成漂亮的小块用精致的银叉子吃?还有啊,那块祖传玉佩可是要传给皇后的啊皇上……

李总管含着泪踉跄着找皇太后聊天去了。

皇太后听完天方夜谭的汇报后,不等天亮就赶往皇帝寝宫一探究竟,刚进寝宫,只见她从小按照历代帝王模式培养本应叱咤风云的皇帝居然跟一小丫头挤在花架子下面打盹!

皇太后很不人道地把被“带坏了”的皇帝揪了起来。

鉴于小兔子毫无大家风范闺秀之风,根本没法成就后位大业辅佐皇帝,皇太后意思是找个错处赶出宫去,可无奈皇帝喜欢得紧,说什么也不撒手,后来天家娘俩达成协议——另选其他三位秀女与小兔子一起入美人位,算是把后宫充盈起来。

皇太后这招可谓是缓兵之计随后便可过河拆桥,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皇帝遇刺了!

【4】挡挡刺客,封封妃

话说,当日皇帝领着四个美人在御花园中闲逛,皇帝眼中只管盯着白白嫩嫩的小兔子,其他三个美人不乐意了,花蝴蝶一般把皇帝团团围住献殷勤。

小兔子无知无觉,提着裙摆跑来跑去追蜻蜓放风筝,压根忘了她是来陪皇帝玩的。

皇帝那脸阴得都快下暴雨了。

虽然不懂人事又乖顺可爱的兔子招人喜欢,可……可怎么拉得下脸去找她呢?

皇帝暗自挠头,向来是女人扑他,他自己从来没主动过啊。

为了给皇帝跟美人们营造私密暧昧的甜蜜氛围,侍卫们识趣地躲得远远的,太监宫女干脆消失不见,可就在这时,三个刺客跳出假山,撕掉太监制服,亮出锃亮的宝剑。

皇帝倒没什么,他少年登位,刺客见过不少,凭借一身好武艺别人根本无法近身。

刺客一亮剑,美人们纷纷尖叫着作鸟兽散,什么花容月貌全变成青面獠牙,什么温柔娇弱全变成脚底抹油,就剩皇帝一根干苗杵在原地。

皇帝眯起眼睛,浑身聚力,正准备展开绝杀之技。

突然,一道水粉色的影子从身旁掠过,然后,以惊人之势扑通一下摔在刺客跟前!

“哎哟!”

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兔子不小心踩了裙带绊倒了!

皇帝抹汗……你连路都走不稳就不要来救驾了好吧朕承认很感动但真的很丢人哎……

三个刺客面面相觑,然后纷纷仰面狂笑。

却见小兔子从怀里掏出一把不知什么东西,用力抛向三个大笑的刺客!

一片暗绿色的粉末直扑刺客!

刺客因嘲笑没顾上防备,登时两人被迷了眼,另一人被呛住,瞬间慌了手脚。

小兔子从地上飞快爬起来,嘿哟嘿哟一个接一个把刺客推进了荷花池中洗凉水澡!

皇帝:……目瞪口呆中。

四下逃散的美人们引来侍卫,待侍卫们赶到这里,只见坐在地上呼呼喘气的美人以及望着美人热泪盈眶的皇帝,以及三个在水里扑腾的倒霉刺客。

怎知小兔子会在危机关头捏碎怀中的绿豆糕撒向刺客以解救被围攻的自己呢?

皇帝只道小兔子胆小温顺,却没料到她竟这般聪慧果敢!

不管皇太后如何反对,皇帝执意将从未侍寝也无子嗣的小兔子提为皇妃,御赐封号“萌妃”。

可惜,萌妃本人并没有欢欣雀跃,反倒因为不能回家了而愁容满面,连封妃祭奠大典都走神了好几次,皇帝团团转了几圈,一拍大腿,决定带萌妃回家省亲!

这下,萌妃高兴坏了,连忙掏出藏在裙中的猪肉脯与皇帝同食,帝妃甚欢。

可刺客事件让皇帝的出行变得异常艰难。

萌妃眨巴眼睛:“那我们便装出宫呗,你赶牛车,我帮你喊加油。”

皇帝震惊,嫔妃省亲难道不最讲究排场荣耀吗?

【05】脱去龙袍,省省亲

于是,最尊贵的皇帝脱去华丽沉重的龙袍,卸去价值连城的玉佩金冠,换上粗衣布鞋,卷起袖子拉起粗糙笨重的牛车,载着他娇小的娘子回娘家。

萌妃爹爹乃寻常知府,为官清廉,府邸老旧狭小,家中除一管事老者并无其他侍从。

皇帝站在老丈人府前,竟无语凝噎。

如此清澈无瑕的女儿,定当有两袖清风一身正气的父亲。

入夜,知府夫妇关门谢客,二人亲自下厨,做出一桌极具特色的小菜,拿出自家酿造的陈年黄酒,与皇帝女婿同饮,皇帝手持萌妃柔夷,感慨万千。

“有妻如此,乃我之幸。”

皇帝一言,萌妃听懂了,妃为侧,妻乃正,而后位才是正妻位。

皇帝之意昭然若揭。

萌妃再现愁容,皇帝以为她介意身为嫔妃,心疼安慰:“天下女子万千,我独赏你一人,待你身怀有孕,我便力排众议推你上后位,到时便可光耀门楣,风光无限。”

萌妃摇头:“可我只想每天回家陪爹娘吃饭……”

萌妃父母双双跪地:“臣不愿靠小女光宗耀祖,只求小女能得如愿郎君,安度一生。”

皇帝愣住,他生在天家长于阿谀,向来以利益笼络人心,却忽视了人最基本的——情义。

皇帝起身,整理衣襟郑重作揖:“是小婿失言了。”

一家人复就坐,继续把酒言欢。

深夜,皇帝与萌妃挤在萌妃原先闺房的小床上,萌妃几番要睡着都被皇帝闹起来,萌妃翻个身,嘟嘟囔囔:“再闹我蹬你下去。”

皇帝失笑,敢与他这般说话的,也只有他的萌妃了。

皇帝想了想,慢条斯理开口:“每天回家吃饭也不是不可以……”

萌妃立马清醒,小兔子一样拱了过来:“可以吗?可以吗?”

皇帝继续卖关子:“但是,有个条件。”

萌妃一呆,接着想到睡前娘亲交代她的话,小脸绯红飞快地躲进被子里:“不要不要!”

皇帝干脆也钻了进去,头顶着头问:“你怎知道我的条件呢?”

萌妃缩成一团:“我娘说了,晚上你会变大老虎,要吃人!”

皇帝大笑,抱住他珍爱的萌妃,贴心低语:“我会很温柔,很有耐心地……吃掉你的。”

“啊啊不要……我蹬你了啊……”

“爱妻小脚滑嫩可口,夫君咬一下可否?”

“走……走开……”

……

【06】萌妃飞起!

二月后,知府新府邸建好,参照原先府邸原样设计,简单朴素,只是位置有些特别,就在皇宫外墙不远处,因萌妃一句要每天回家用膳,皇帝立刻着工匠在离皇宫最近处建造新府,世人皆叹皇帝被美色迷住,竟为了一女子每日出宫不顾安危。

朝堂上下俱弹劾萌妃全家。

连皇太后也紧跟弹劾热潮,给萌妃冠以红颜祸水的帽子。

皇帝回皇太后只一句话:“如朕当真强势,何会有官员欺负朕妻!”

皇太后吃惊地发现,一直在自己羽翼庇护下软弱的小皇帝终于长大了,他已然展开坚实的翅膀锋利的鹰爪,去找那些借机跳梁的小丑算账去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皇帝一改平和之风,以横扫千军之势整顿纲纪,把好些个爱搅稀泥不做事的朝臣赶回家种田,提拔了不少青年才俊,腐朽的朝堂登时焕然一新。

皇帝本人也以身作则,励精图治,除每天出宫用膳外,并无其他不合规矩举动。

有天,皇帝在书房练字,萌妃在一旁研磨端茶,无意间说了句:“一人练字练得那么好看有什么用,很多百姓都不认得字呢,如此怎么懂得人性之本书中之妙呢?”

皇帝暗叹,朕练字二十余载,竟没有萌妃心系百姓的半点远见。

于是,皇帝以萌妃之名在民间大兴私塾,培养了一批国之栋梁,深得民心。

有次,皇帝与萌妃便装上街买菜,发觉米价升高流民暴增,一问得知因气候原因导致作物减产,很多人逃荒至此要饭,一时间饿殍遍野,怨声载道。

虽有州府开仓赈灾,却也只是杯水车薪。

萌妃叹道救济流民只是救急而无法救穷,忆起郊游时多处荒山野地无人耕种甚是浪费,如能将流民安置又能耕作,岂不一举两得。

皇帝手持萌妃双手,双目闪烁:“爱妻聪慧,犹如日月之辉。”

萌妃调皮笑道:“那夫君以后要听我的吗?”

皇帝脸一板:“朕可是皇帝……喂!”

萌妃突然伸手刮了下皇帝的鼻梁,趁皇帝没反应过来,提着裙角飞快地溜掉。

居然敢刮朕的鼻子!

皇帝恼羞,拔脚直追:“你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日,皇帝以萌妃之名开垦荒地,赠与逃荒流民,大力发展农业,次年便得国库充盈,举国上下再无赈灾之处,赢得百姓纷纷称赞。

殿角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

是不是那只嘴馋的小兔子又摸进了小厨房?

皇帝踮起脚悄悄跟了过去。

一个身穿男装的娇小身姿正鬼鬼祟祟地在后门探头探脑,好像一只要偷溜的胆小兔子。

“萌妃!”

小兔子被吓到撒腿就蹿,可惜被身手敏捷的皇帝一把逮住后领,气急败坏地提溜着回去,小兔子怕得浑身发抖,皇帝又心疼又生气,但又不能放任萌妃就这么胡闹下去,只得拉着脸在殿内团团转。

这个笨笨萌妃,穿成这个样子就跑出宫去,侍卫也不带一个,万一迷路跌倒怎么办?不知道穿了男装比女装更加惹人怜爱吗?万一被人骗走摸小手怎么办!

萌妃偷偷抬起脑袋瞅了眼皇帝,却正对上皇帝怒气冲冲的眼神,吓得连忙低下头。

皇帝气不打一处来:“皇宫这么大不够你玩,居然还想偷溜出宫!”

萌妃咬住小嘴:“我……想去参加科举。”

“科举是男人的事,你一个女儿家去捣什么乱!”一想到小兔子差点就混到男人堆儿里去考试,皇帝心里头就泛起了酸水。

萌妃低着脑袋,小小声地哼了一声。

嘿,不服气啊!

皇帝血气上头,御笔一挥,就准女子入考场,看那些女人能惹出多大浪!

结果,科举考试前百名居然有一小半为女子!甚至文状元桂冠也被女子摘得!连皇帝一直认为成天玩耍的萌妃都取得前二十名的好成绩。

这下,皇帝没电了,天下人都服气了。

于是,本朝开天辟里准许女子进入私塾,参加科举,选拔优异女子入朝为官,提升女子地位,不多时便涌现出许多优秀的女将军女言官,大家惊然地发现,原来女子也可如男子般精明能干,连皇太后老人家也叹为观止。

皇帝真正君临天下,雄霸威武,获全朝拥戴,再无刺客之说。

萌妃入妃位一年,皇帝即封后,全朝再无异议,即使萌妃一无所出。

当年的小兔子一跃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可即便如此,帝后二人仍然在闲暇之余买菜回家与知府夫妇用膳,有时候还带上“不情不愿”的皇太后,一家人其乐融融。

“喂,你看你的肉丝切得比板凳腿儿还粗!”当朝皇后顶着一鼻子的灰嫌弃皇帝的肉丝。

“那也比你包的胖水饺美上百倍。”满脸面粉的皇帝当仁不让。

“问你个事哈,当年为什么你要秀女们守夜呢?好奇怪的选拔制度哦……”

“这个啊,好吧,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不许说出去。”

“嗯。”

皇帝擦擦手上的面粉,拉住皇后的小手:“因为啊,白天我要装样子面对大臣太监宫女们,甚至在皇太后跟前也要维持帝王威仪,其实这样很累的,我好像只是为了天下人活着,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活,所以,我想以我自己的姿态来度过属于我的夜晚,我让她们守夜,也是为了能找到一个眼中只有我而没有皇帝的人,和我一起偷偷懒。”

皇后眨巴眼睛,捂嘴笑了起来:“我说嘛,有人晚上睡姿那么差。”

皇帝故作生气,捏住皇后的小脸:“还说我,你还在枕头下面藏糖瓜呢。”

皇后紧张的啊了一声,小脸飞快飘红:“我……我最近好容易饿哦……”

皇帝漫不经心说道:“哦,两个人吃一份饭当然不够了,以后晚饭要多做几个菜了,嗯,我新学了道阿胶乌骨鸡汤,明天做给你吃……”

皇后眨巴眼睛,一脸茫然:“两个人?”

皇帝刮了下皇后的鼻尖:“笨笨,有宝宝自己都不知道。”

皇后惊喜,连忙去摸小肚子:“真的吗,你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皇帝憋气:“放……好吧,就是放。”

“那明天的乌鸡汤可不可以不喝?”

“为什么?”

“我怕宝宝没有我的好胃口,什么都能……呜不要捏我……”

九月后,皇太子出生。

十八年后,皇太子登基,帝后二人携手离宫,游历于山水之间,直至白首,从未相离。

 

我来说两句

暂无评论